秋水长青

职业翻车手,职业捅刀子,如有小甜饼一定是最近过得不错。

【孙唐】了无牵挂

比丘国之后,唐僧一行四人继续西行。仍是沙和尚拉车、八戒挑担,悟空扛着金箍棒、嘴中叼着半截树枝、吊儿郎当地走着。唐僧在侧,仍是唠唠叨叨,偶尔骂两句臭猴子、死猪头,看到徒弟们跳脚正好是机会给他长篇大论一番。只是望着悟空的时间多了,嘴角含春。

至夜,唐僧望着身边空席略微烦闷:那臭猴子也不知怎了,白天尚且好好的、看他那副顽劣样子倒是和段小姐有几分相似,师徒走一路也能玩闹一路,怎着到了晚上,这臭猴子像是躲着自己一般,一个人跑那树枝上睡去了。这猴头当真野性未消?

唐僧越想越是气闷,索性站起身来寻到那棵树下,踹了两脚:“臭猴子下来。”

“我都说了,不要再叫我臭猴子。”悟空翻下树来,嘴里叼着树枝,眼睛从下往上翻着,瞥了唐僧一眼,“有什么事么,师傅——”

唐僧见他眉间妖气如黑云浓重,神色也是极为不耐烦,心里首先软了,“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,悟空近日怎么不和师傅同睡了?为师做错了什么,让悟空这般躲着我?”

“躲着你?”悟空斜睨着唐僧,吐了口中树枝,露出颇为真诚的笑容,獠牙外突,“老孙是只猴子,近日来觉得身上燥热,怕是情期到了。不躲着点,纵容师傅在我身后撩来撩去,怕是一个控制不住,师傅那清净身子就不保了啊。”

唐僧听他风言风语,当即是从头顶红到脚跟,一边叫骂着你这泼猴、再这么口无遮拦为师要唱儿歌了,一边急急忙忙往回走,背对悟空躺下了。

猴子敛了笑,翻身回到树上。从白骨精灰飞烟灭那刻开始,他便对师傅死了心。唐僧是真正的修行者,他的心里除了佛法和段小姐,应该是装不下其他了。自己又怎能对修行者动心,委曲求全做段小姐的替身呢?真如唐僧所讲,这一路上并非是三位徒弟护他周全,反而是他度了三人的心魔。一路上降的妖除的魔,要么是从前齐天大圣时候一起痛饮的兄弟、要么是佛菩萨派下界历练他们的坐骑童子,看过如此种种人间百态、杀了这么多曾经的异性兄弟,他又有何颜面回到花果山、受猴子猴孙们一句大王呢?也罢也罢,护送唐僧到了西天,老孙估计也是个什么什么佛,终日里打坐念经,求个永生吧。

二天黎明,师徒四人上路,一切照常,像是昨天夜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白天唐僧看悟空时也不笑了,眉头微蹙,若有所思;晚上悟空仍是在树上睡觉,唐僧知他不过是托词,绞尽脑汁示好却不见回应,一日日下去,气氛愈发诡异起来。

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唐僧等人终到西天。取得真经二十二卷,同八金刚乘风而起,身披锦绣袈裟、手持鎏金禅杖,荣归故里。大唐皇帝摆席,大宴群臣众僧。唐僧还怕猴精猪妖鱼怪失了礼数、搅乱宴席,回头看时,却见八戒不嚷茶饭,也不弄喧头,行者、沙僧个个稳重。只因道果完成,自然安静。

二天一早,唐朝皇帝请众僧至大雁塔讲经,经书刚刚翻开,八金刚便驾香风,引着长老四众,复转灵山,连去连来,适在八日之内。此时灵山诸神,都在佛前听讲。

八金刚引他师徒进去,对如来言明经书之事。如来端坐金莲上,叫唐僧等近前受职。

如来言:唐僧前世是我二弟子,名为金蝉子,因不听说法、轻慢大教,故而贬下凡去,受三次情劫,九九八十一难,今皈依我教、取得真经,功德圆满、封为旃檀功德佛。

孙悟空,法力高强,因大闹天宫被我压在五指山下,天灾满足,护旃檀功德佛西行取经、隐恶扬善、炼魔降怪有功,勘破情劫,全始全终,封为斗战胜佛。

猪悟能,本为天河水神、天蓬元帅,因蟠桃会上醉酒戏仙子被消除记忆、贬下凡去。托生陋身,受背叛之苦,虽有顽心,色情未泯,但保圣僧在路,挑担有功,修得正果,封为净坛使者。

沙悟净,本卷帘大将,因在蟠桃会上打碎琉璃盏被消除记忆、贬下凡去。托生鱼身,受冤屈之苦,而今皈依我教,保护圣僧,登山牵马有功,封为金身罗汉。

唐僧四人受封后相顾无言。此时距离真正成佛还有受如来点化一步之遥。悟能悟净先行去了,悟空抬脚方走数步,又回过身来、走到未动的唐僧面前。

唐僧抬眼,看见那猴子正对他笑,还是那般、露出獠牙、笑的一脸真诚,便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臭猴子,你又招为师作甚?”

悟空也不恼,把头上金箍摘了,还给唐僧,“师傅,金箍,从哪里来回哪里去,我还你了。”

唐僧一愣,见悟空头也不回的走了,正想去追,金箍不稳掉在了地上,他又回身去找,却发现金箍了无踪影。

唐僧在原地立了一会,听到如来催促,一步一回头去接受点化。待到三魂六魄出窍、摒弃前尘重新归位,唐僧还是记得前尘往事,却不知为何执念了。

出得殿去,见迎面一猴头走来,面有斗相、一身金光。二人照面,口诵佛号,立掌道:

“旃檀功德佛”

“斗战胜佛”

END




啦啦啦写的大概就是一个孙悟空对唐僧死心,唐僧日渐对孙悟空动情,等到了西天成佛之后,二人虽然记得前尘往事但是都历经情劫放下执念的事情~有刀片什么的请不要大意地捅我把~爱你们哦~



评论(7)

热度(34)